• 首页 > 知乎推荐 > 玫瑰想分手

    《玫瑰想分手》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(主角霍彦眉厉澈小晚)

    作者:贪心之恋

    书名:玫瑰想分手

    更新时间:2022-11-24 20:08:12

    来源:bjhx

    精品好书《玫瑰想分手》由著名作者贪心之恋最新写的一本武侠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霍彦眉厉澈小晚,文中感情叙述细腻,情节跌宕起伏,却又顺畅自然。下面是简介:厉澈来接。我看出他有很多事情要问,只是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。「我妈说等解封了上家里一起吃饭。」见我出门厉澈上前,自然地想把我的包接过去,被我拒绝了。「行,到时候一起去。」我想起厉澈的妈妈,没理由拒绝。因为我跟厉澈是青梅竹马,小学时我妈玩失踪几天不回家,也是他们家照顾我。我瞥了厉
    《玫瑰想分手》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(主角霍彦眉厉澈小晚)

    我跟金主提分手,理由是想结婚了。

    霍彦眉一挑,握住我的手揉捏,「零花钱不够用了?」

    5.

    我瞅准霍彦去出差的间隙,再次出逃。

    这次很成功,坐上飞机之后我出神良久,终究是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    从我妈跑路开始我就开始做噩梦,现在算梦醒了吗。

    因着疫情大学封校管理,我顿时放心不少——至少霍彦找过来,我有理由不认怂出去。

    「一起去图书馆吗?」前男友厉澈发来消息。

    看完消息我往宿舍楼下看,厉澈已经在等着了。

    厉澈在本校读研,即便我原本的大学同学已经四散,他依然在。

    我回校那天也是厉澈来接。

    我看出他有很多事情要问,只是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。

    「我妈说等解封了上家里一起吃饭。」见我出门厉澈上前,自然地想把我的包接过去,被我拒绝了。

    「行,到时候一起去。」我想起厉澈的妈妈,没理由拒绝。

    因为我跟厉澈是青梅竹马,小学时我妈玩失踪几天不回家,也是他们家照顾我。

    我瞥了厉澈一眼。

    当初跟他分手,是我先提的。

    时间正好是两年前,当时讨债的天天上门骚扰,来学校赌我,我不想连累厉澈,就找了个性格不合的理由分手了。

    我抱紧书包,叹气。

    跟青梅竹马分手的尴尬之处在于,即便感情上不可能了,还要一起回家吃饭。

    我们走一起,厉澈还是之前的习惯——把我护在路的内侧,当下课的人潮向我们涌过来时腾出手给我牵。

    我之前轻微社恐,人多的地方会让我没有安全感,所以交往时我会下意识地去拉厉澈的袖子或是悄悄退到他的身后。

    久而久之厉澈也习惯了,会把手腾出来给我。

    不过这次,我没动。

    两年过去,早就物是人非了。

    第一次跟着霍彦去参加饭局时,面对那些大人物我话都接不利索,还得霍彦帮我圆场,整个人就像个木头花瓶。

    霍彦看出我的局促,轻轻揉我的脸,态度散漫,「要是难受,下次就不来。」

    可我不敢怠慢,逼着自己走出舒适圈,慢慢地接人待物变得游刃有余。

    「瞧我这记性,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。」厉澈见我没拉他,摸摸鼻子。

    我笑笑:「没事。」

    厉澈欲言又止。

    「以后可别忘记了。要是未来你女友吃醋了怎么办。」我半开玩笑道。

    厉澈尊重我,并不过问我消失的两年去了哪里。

    我感激他,但也能察觉到他对我友情以上的体贴,所以想把矛头掐断。

    厉澈愣了下,沉默半晌释然地笑笑:「下次注意。」

    6.

    封校时期学习照常,我又是准备小组作业又是做 PPT,连轴转之下把霍彦抛之脑后。

    也不是没想过霍彦会来找我,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大概会嫌麻烦。

    只是没想到打脸会来得这么快。

    我学的是泰语专业,休学的两年一有空闲我就会学习,而霍彦的生意伙伴里也不乏泰国人,一来二去反倒是对我的泰语口语有帮助。

    我回到学校后一直在疯狂查缺补漏,加上我底子本就不错,年底的全区泰语演讲比赛,学院派我和一个学弟参加。

    除了专业的老师,比赛还会邀请中泰合作赞助商做评委。

    候场时我看了眼 QQ,宿舍群炸了。

    「卧槽,赞助商那边有个帅哥!」

    「呜呜呜直戳我心巴!快来个宝陪我去要微信!」

    下面还有图片,我瞟了一眼,头皮一炸。

    是霍彦。

    「那帅哥不是评委吧?还跟校长有说有笑的。」

    「确实不是,不过听说给学校捐过楼。」

    舍友七嘴八舌地讨论,我悄悄探头,果不其然霍彦坐在嘉宾席,跟身边的领导有说有笑。

    「怎么了?」候场时厉澈坐在我前面。

    我若无其事:「后面的头发有点乱。」

    「头低一点。」厉澈自然地接过我手里的一字夹,动作轻柔地帮把后面散下来的碎发别上去。

    抛却前男友的身份不说,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,彼此的默契还在。

    厉澈靠近得很自然,而我则是顺着低头。

    霍彦所在的嘉宾席在我的左后方,我鼓起勇气瞥了眼,霍彦没看过来。

    但是脸色黑得可怕。

    比赛分两场,复赛演讲,决赛看图即兴发挥。

    两场我都发挥得不错,除了即兴发挥时突然卡顿了下,其他的都符合我的预期。

    比赛完下场,我扫了眼场下,霍彦的长相和气场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,只一眼我便锁定霍彦。

    他也在看我,对上视线他挑眉。

    我眨眨眼睛。

    有点虚,还是溜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