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知乎推荐 > 2155330

    2155330最新章节免费阅读(完整版未删节)

    作者:米晚烟

    书名:2155330

    更新时间:2022-11-24 21:49:38

    来源:mp

    2155330米晚烟 著 言情小说喻若凡容擎结局预测连载中,的往后退。想远离他。而不论她怎么哭喊,这男人从不会温柔,甚至不给她求饶的机会。从来以往都是这样,结婚一年以来,除了每个月的这种时候会出现,喻若凡压根见不到自己的丈夫。她勉强抬起头,才发现这男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下来,上半身仍是一身墨色衬衫,领带整整齐齐的扎在上头,而气息却格外凌乱。他每次都没有半点
    2155330最新章节免费阅读(完整版未删节)

    第一章 情浓

    深夜,别墅内一片静谧。

    浴室里氤氲雾气飘散出来,喻若凡穿着保守的睡裙站在地毯上。

    面前是一道颀长的身躯,男人脱下西装,不悦的盯着她。

    “还穿上衣服干什么,不嫌麻烦!”

    长臂伸出,他径直将人拽过来,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倒到床上。

    “容擎等等……我们谈谈!”

    “结束再谈。”

    喻若凡惊呼一声,脸色苍白,这时已惊惧的往后退。

    想远离他。

    而不论她怎么哭喊,这男人从不会温柔,甚至不给她求饶的机会。

    从来以往都是这样,结婚一年以来,除了每个月的这种时候会出现,喻若凡压根见不到自己的丈夫。

    她勉强抬起头,才发现这男人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下来,上半身仍是一身墨色衬衫,领带整整齐齐的扎在上头,而气息却格外凌乱。

    他每次……都没有半点怜惜

    喻若凡害怕的厉害,眼底都是晶莹,惊惧的往后缩。

    许是挣扎的过分了,容擎终于顿住,扬起眸,长指扣在她下巴上,用力,“怕疼还求着我?喻若凡,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!”

    喻若凡胡乱挣扎着,可脑袋一不小心撞上床头,痛的撕心裂肺。

    “我是你的妻子!”

    喻若凡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,“我们已经结婚一年了,容擎,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……我真的受不了了。”

    她低泣求饶,婚后一年仍难以接受,自己爱慕多年的男人,会这样折磨她。

    容擎却忽然掐着她的下巴。

    “受不了为什么非要选我?受不了为什么冒充她,受不了为什么让爷爷逼我娶你!受不了……”

    喻若凡觉得,他对她是没有半点怜惜的,看着她的时候始终没有笑意,连这种时候……也温凉的叫人心惊!

    他掐着她下巴,目光猩红,“又为什么嫁给我!”

    “因为我爱你啊。”

    她胡乱摇着头,抓紧了男人的手臂,小脸上布满晶莹,“容擎,我爱你……”

    “可我不爱你,一点也不!”

    容擎“啪”的一声将那只伸过来的手拍开,薄唇勾出冰冷的笑。

    “生完孩子就给我滚!”

    喻若凡恍惚间还以为他要放过自己,可话音落下,夸张的疼终于袭来,他最终还是毫无怜惜的要了她。

    过去一年来,每到她可以受孕的那几天就要经历同样的噩梦,这个男人对她从来都是如此。

    容擎娶她,从不是因为爱,只不过是对心爱的女人爱而不得。

    只不过是爷爷以死相逼。

    只不过就是为了让她怀孕,让她代替林安瑜给他生一个孩子!

    嗓子喊哑了,腰上被掐的那处疼的撕心裂肺,她脸色灰白的任他做恶,早已没有力气挣扎。

    就在喻若凡以为自己会昏死过去时,忽然间,“铃铃铃”,的声音响起……

    男人的动作像被按了暂停键的默片,戛然而止。

    他微顿,伸长手臂接了电话。

    “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“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。”

    容擎迅速结束。很快细擦拭了身上的每一处狼狈,皮带上的金属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

    只径直往外走,到了门边才寒着脸,漠然道。

    “仰躺着,利于怀孕。”

    她一怔,恍然僵住,手指从空气中划过,落在满是狼狈的床褥上。

    是了,他最在意的不过是这副能给容家生孩子的身体。

    第二章 冲突

    翌日,容氏集团。

    “太太。”

    顶楼的人见到她吃了一惊。

    喻若凡点点头,脸色还有些苍白,“他在里面吗?”

    “在是在,但……”

    但是没说完,喻若凡已经走了过去,尚在门外便听见里头一阵熟悉的声音。

    “阿擎,我真想给你生个孩子,真想让你光明正大娶了我。”

    女人清脆的嗓音传出来,让喻若凡整个僵住。

    她径直推开门,瞧见里头衣衫不整在一起的两人,眼睛一阵刺痛!

    “若凡,你怎么到这来啦……”

    林安瑜还敢质问她?

    喻若凡听见这话几乎失去理智,她知道容擎金屋藏娇,可如今倒好,直接带到办公室里!

    “我老公的办公室,正主不来,放着让小三鸠占鹊巢吗!”

    这话一出两人都僵住,林安瑜脸色一阵惨白,颤抖着缩到容擎怀里。

    后者沉了脸,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!”

    “就是……若凡你要明白,阿擎是我让给你的。如果不是我不能生育,让你冒充了,他怎么会娶你呢。现下你竟然说我是小三?还有良心吗。”

    良心?

    喻若凡颤了下,几乎不敢置信的望着林安瑜,这个她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女人!

    “你还跟跟我提良心,三年前那场绑架案究竟发生了什么还要我再重复一遍么?”

    她捏紧了手掌,眸光泛红,后悔自己当初一时心软!

    “若凡你这样说……是想要我回忆那件事,我知道我脏了配不上阿擎,可你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提起来!”

    林安瑜小脸煞白,全身哆嗦着抓着她的手,“我真恨,恨我自己无能为力,恨我不能给阿擎生孩子……”

    “是啊,你是该恨。”

    喻若凡咬紧唇,“你自己做了什么事心里清楚,这辈子不能生育是上天给你的惩罚,林安瑜,我纵使设计不过你,可你心爱的男人是我丈夫,而我还会给他生继承人,而你,永远是你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。”

    “够了!”

    林安瑜被刺激的颤抖了下,几乎晕厥过去。可她挣扎着却挡在两人中间,身子踉踉跄跄,似是被喻若凡推搡着……

    “啪”的一声,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喻若凡不敢置信的捂着脸。

    “小瑜,没事么?”

    容擎将林安瑜扶起来,喻若凡还能看见他眼睛里的心疼,像是呵护着稀世珍宝,格外小心翼翼!

    “怎么就这样的蛇蝎心肠,喻若凡,我警告你不许再刺激她!”

    喻若凡倒抽了一口凉气,看见林安瑜躺在他怀里,满脸无辜的笑容,忽然炸了。

    “容擎你真特么瞎了眼,她到底有什么好?”

    这么一朵盛世大白莲,他瞎吗!

    “小瑜单纯善良,不顾性命救了我,岂是你能比的!喻若凡,我现在真是见到你这张脸就觉得恶心。”

    恶心?

    喻若凡忽的怔住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以前,他也曾经说过她好看的啊,在没有那场绑架案之前,他或许也对她有好感啊。

    恍惚中看见容擎把林安瑜抱起来,那样小心翼翼放在沙发上。

    她自嘲的笑了笑,“这么讨厌我那成全你们啊,这么讨厌我……你休了我娶她啊!”

    第三章 怀孕

    “你明知道那不可能。”

    容擎面上蒙着一层冰霜,怒不可遏,“你以为是成全,没生孩子之前离了婚,你是把小瑜往地狱里推!”

    老太太早就知道了小瑜的存在,无非是因为跟他的交易,留下继承人,便不干涉他和林安瑜。

    若是离了婚,愤怒迁到小瑜身上,怕是会让他们俩这辈子再也见不到。

    “是又怎么样,她凭什么,凭什么我拿回自己的东西被认为冒充,凭什么我就必须为你生下孩子。是啊,你讨厌我。讨厌明明不喜欢还要碰我,讨厌明明那样厌恶我这个人,却还必须每天面对!”

    “那林安瑜呢,她不能给你生孩子,不能嫁给你,为什么就只爱她?”

    容擎冷然盯着她,黑眸里没有一丝情绪。

    “因为她救过我的命,因为她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的,因为不管发生了什么,我都只爱她!”

    如果我告诉你不是呢!

    喻若凡闻言,脸上一阵灰白之色,唇蠕动了下想说什么,可忽然眼前一黑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医院,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,喻若凡惨白唇蠕动了下,听见耳边传来声男人的声音。

    “醒了?”

    她勉强睁开眼,好半晌才看清那人,穿着白大褂,戴着眼镜,面上是温和和关切。

    “徐沉?”

    “嗯,还能认出来我,看来你跟宝宝都不要紧。”

    徐沉笑了笑,将她扶起来,却不知喻若凡忽的全身僵硬,“你说什么?宝宝……”

    他微愕,“怎么你不知道吗?若凡,你怀孕了,孩子才一个月左右……对了,怎么没看见你丈夫?”

    丈夫。

    喻若凡咀嚼了下这几个字,怕是这会还在安慰林安瑜吧。

    而自己,怎么会在这时怀孕呢?

    她忽然觉得好讽刺,为了能继续跟容擎在一起,她始终很小心不让自己怀上,没想到这时候却……

    “怀孕初期许多问题要注意,你身子不好,需要他好好照顾你,懂吗?”

    喻若凡笑容僵硬,点点头。

    “知道啦徐大医生,不过你怎么会来延城当医生呢,之前……不是出国了么?”

    随口一问,徐沉却挑眉,“为了一个人。”

    “谁?哪家的姑娘这么幸运,能让徐大医生为了她放弃国外的优渥待遇。”

    徐沉忽然就不说话了,空气瞬间安静下来。

    好半晌,他才抬起手,下意识的抚上喻若凡的发,低头看着那张精致的脸,笑了笑,“都过去了,她现在不属于我。”

    原以为回来就能拥有她,却不想再见,她已为人妻,甚至为人母……

    “砰。”的一声,病房门在这时被推开,容擎一进来便正好瞧见这一幕。

    医生俯身,手落在她发上,低头的模样像是要直接吻上去……

    他冲过去,想也不想的将人推开,冷哼,“你们在做什么?!”

    “容擎……”

    喻若凡却是眼睛一亮,下意识抓着他衣袖,“你来的正好,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,我……”

    “你怎么就这么贱!”

    什么?

    喻若凡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只瞪大双眸看着他。

    男人低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,手指扣在她雪白的下巴上,“小瑜说你一直跟他有联系,我本还不信!喻若凡,你跟他勾勾搭搭多久了!”

    喻若凡到嘴边的话忽的僵住,只紧紧盯着面前的男人。

    男人面上冷厉,动作粗鲁的将喻若凡从床上抓下来,满是愤怒,“跟我回去!”

    “等等,若凡身子不好,你不能这样对她。”

    徐沉见他动作粗暴,着急解释,可刚一开口就被一道狠厉的声音打断。

    “我跟若凡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插手?”

    容擎目光泛红,手指更为用力,眸中尽是肃杀,“还是说,喻若凡你已经勾搭上他!”

    他怎么能这样污蔑她?

    喻若凡捏紧手指,脸色惨白,脑袋被碰着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
    徐沉看了两人一眼,扣紧手掌,朝她伸出手,可刚碰上喻若凡便被他甩开。

    “若凡她已经怀……”

    徐沉想解释,可抬起头就对上喻若凡凄楚的眼神,求他别说。

    外头是阴冷的天色,冬日冰凉的风吹入她单薄的身子里,冷到刺骨。

    一路被带回家,喻若凡径直被拖进房间,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甩在床铺上。

    不可避免的撞上去,她一阵吃痛,只睁着眼,男人却覆在她身上,径直撩开衣物。

    喻若凡惊呼一声,曲起双腿,看着面前满脸阴狠的男人,有些害怕,“我们现在不能这样……”

    她不说还好,一反抗,容擎便像受了刺激的狮子,满是侵略性的吻落下来,抓着她的头发,“见了青梅竹马一面就不让碰了?你真当自己的贞洁烈女?!”

    “不是……”

    喻若凡一再拒绝,可男人压根没有理会她的反抗,将她的手抓起来,扯开身上衣物。

    “不可以!”

    喻若凡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忽然将人推开,胡乱卷起衣服遮住起来,声音里带着泣声,“今天真的不行。”

    “这种日子还不要,想拖到什么时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