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知乎推荐 > 5522633

    主人公叫赵诗柠赵寒沉的小说《5522633》全文免费看

    作者:梫木

    书名:5522633

    更新时间:2022-11-24 22:19:01

    来源:mp

    主角叫赵诗柠赵寒沉的书名叫《5522633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梫木创作的言情小说,文中的故事凄美:弹不得!男人咬牙仰头:赵诗柠!你不过是赵家养的一条狗!这时,旁边停着的那辆黑色轿车上走下一个身着深灰西服的男子。男人面容清冷俊朗,眉眼之间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锋利。他是赵诗柠名
    主人公叫赵诗柠赵寒沉的小说《5522633》全文免费看

    第一章

    1947年,上海滩码头。

    赵诗柠一身白色洋装,宽大帽沿下巧目生姿。

    她挑眸扫向为首的男子冯老三,红唇轻启:“大哥,这批货是要去哪儿?”

    冯老三横眉以对:“关你什么事!滚开!”

    闻声,赵诗柠侧眸朝斜后方递去眼神。

    下一秒,她身后站着的数十名家仆便蜂拥而上!

    嘈杂的码头江风呼啸。

    赵诗柠只站在原地,冷声开口:“我是想要与你好好商量的,是你没珍惜机会。给你几个胆子,敢动赵家的货!”

    不消片刻,冯老三和手下都被押在地上动弹不得!

    男人咬牙仰头:“赵诗柠!你不过是赵家养的一条狗!”

    这时,旁边停着的那辆黑色轿车上走下一个身着深灰西服的男子。

    男人面容清冷俊朗,眉眼之间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锋利。

    他是赵诗柠名义上的大哥,赵氏家族掌权人赵寒沉!

    也是她喜欢了七年的男人。

    放眼看去,整个上海商界都要仰仗赵家的势力才能得以立足。

    赵寒沉朝这边走来,每一步都踏在赵诗柠的心上。

    待到走近,她连忙压下心中的悸动:“哥,事情都解决了。”

    “嗯。”

    赵寒沉冷冷应了声,朝被压住的冯老三走去。

    就在这时,不知从哪冒出的一个小弟手持铁棍直朝赵寒沉背后而去!

    “哥!小心——!”

    赵诗柠顿时脸色煞白,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反应过来,毫不犹豫上前挡下这重重一击!

    背后传来阵蚀骨痛意,赵诗柠脚下踉跄,目光却追随着赵寒沉的背影。

    他没事就好。

    后脑一片轰鸣,赵诗柠只觉有阵温热顺着脖颈流下,身上的雪纺洋装被血迹染红,十分刺眼。

    赵寒沉回身,目光在触及那抹血红时猛的一沉。

    他眼底闪过戾气,语气如冰:“冯老三,管不好自己的手,也管不好自己的手下?”

    话落,男人抬手,微屈修长手指:“带回去!”

    身后人领了命令,一拥而上。

    赵寒沉直接将赵诗柠打横抱起,上了车:“回公馆。”

    ……

    赵家公馆。

    赵寒沉一路将赵诗柠抱回房间,又立即为她寻来医药箱进行止血包扎。

    上药时,他眉心始终紧蹙着:“疼吗?”

    赵诗柠眼角湿红,明明疼的呼吸都在哆嗦,却佯作无事:“哥,你没事就好。”

    赵寒沉瞥了眼她额上沁出的冷汗,最终什么也没说,但手上动作却是更轻了些。

    看着他凝神为自己上药的模样,赵诗柠一瞬怔住。

    从他把她从难民堆里带回赵家的那一刻开始,她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。

    这些年她拼尽全力帮他打理家里家外所有事务。

    人人都说她是赵家养的一条狗,殊不知那是她心甘情愿。

    眼见赵寒沉就要上完药,赵诗柠慢慢敛了眼底的爱意,声音很轻:“哥,我可以自己来的。”

    赵寒沉抬头看她一眼:“你是我妹妹,帮你上药不算麻烦。”

    又是这句话。

    赵诗柠心猛的坠入深渊。

    下个月她就要满二十岁,她想要堂堂正正站在他身边,但不是以妹妹的身份。

    赵诗柠咬紧了唇,生平第一次想要为自己赌一把。

    她拽住赵寒沉的西装衣角,豁出去般看着他:“哥,我……”

    “诗柠。”

    赵寒沉冷沉的声音打断了赵诗柠的话,也打断了她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。

    紧接着,赵寒沉拂开了赵诗柠攥住自己衣角的手,语气如常。

    “昨天孟老替他家小公子向我提亲说要娶你过门,我答应了。”

    第二章

    赵诗柠面上血色骤然褪去,胸腔泛起阵阵痛意。

    她面色惨白,赵寒沉却只当没看见。

    男人继续开口:“找个时间,你和孟家少爷见一面。”

    赵诗柠心口一紧,喉中发涩。

    她拼命克制着心中的情绪,声音发颤:“我不嫁。”

    赵寒沉沉下脸,加重了语气:“你没资格拒绝。”

    这时,管家忽然出现在门口:“大少爷,孟老听闻小姐受伤,特差人送了东西过来。”

    赵寒沉没有回头,嗓音淡淡:“知道了。”

    管家不动声色朝赵诗柠看了眼,恭谨转身离开。

    赵寒沉将药箱收好,语气不容置喙。

    “诗柠,赵家养了你这么多年,现在是你该回报的时候。”

    听见这句,赵诗柠心底一阵抽痛,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平静。

    手背上忽然有温热的湿意,她低下头,骤然怔住,仿佛被自己的眼泪吓到。

    等她再抬头时,房间里已经没了赵寒沉的身影。

    一直强忍的眼泪在此刻决堤。

    ……

    次日一早。

    赵孟两家联姻的消息便传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。

    赵诗柠只觉心口仿佛被一把尖锐的利刃,猛的从中间狠狠划开,疼的窒息。

    她不管不顾朝赵寒沉的书房冲去,却意外听到了丫头们的谈话。

    “要不是大少爷需要,她一个捡来的野丫头,哪里有资格攀上孟家的高枝。”

    “听昨天伺候守在门口的人说她还不想嫁呢,莫不是想当咱赵家的大少奶奶吧。”

    “今天郁家大小姐就要留洋回来了,那才是赵家未来的大少奶奶!”

    听着丫头的话,赵诗柠喉间泛上一股浓重的猩甜,刺痛非常。

    “大小姐。”

    一道沧桑男声突然在身侧响起,赵诗柠骤然回神。

    她侧眸看去,是管家。

    赵诗柠敛下所有情绪,不露痕迹开口:“什么事?”

    “大小姐,你和少爷都是我看着长大的,你对少爷的心思我都知道,但少奶奶的位置,你还是不要肖想的好。”

    “如果老爷太太泉下有知,也绝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  管家的这番话,看似劝导,实则警告。

    赵诗柠死死握紧了拳头,指甲深深陷进肉中,表面没有半分情绪泄露。

    ……

    书房。

    赵诗柠冲进来的时候,赵寒沉正和百乐门的老板沈浩宇相对而坐。

    赵寒沉听见动静,抬眸看了过来:“莽莽撞撞的,成何体统。”

    赵诗柠忍下心中涩意,目光迎向赵寒沉。

    她没有顾忌还在书房的沈浩宇,颤着声音:“是因为郁茗蓝要回来了,所以你才急着要把我嫁给孟家吗?”

    三年前,郁家大小姐郁茗蓝在百乐门对赵寒沉一见钟情。

    郁茗蓝对外放出豪言,留洋归来之日,便是赵郁两家联姻之时。

    赵寒沉冷眉轻蹙:“你该称呼她嫂嫂。”

    他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问题,却又什么都已经说的清楚明了。

    赵诗柠强撑的相安无事在一瞬坍塌。

    所以当真是因为郁茗蓝?

    赵诗柠低垂下眼帘,声音极小:“……哥,就算是这样,我也想要做主自己的婚事。”

    话音刚落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!

    赵寒沉从手边抽屉里拿出一个礼单丢在身前书桌上,嗓音冷冽。

    “这是孟家送来的聘礼,月底订婚是我的底线。”

    第三章

    赵诗柠身形一晃,竟是险些站不住。

    赵寒沉眸色倏然一紧,放缓了语气:“孟家在上海势力根深蒂固盘桓交错,你嫁过去,有些生意上的事情,赵家方便很多。”

    赵诗柠瞳孔骤缩。

    一旁的沈浩宇亦是脸色一变:“你这是把她当棋……”

    赵寒沉冷戾眼神扫过去:“沈老板,你越界了。”

    沈浩宇倏然哑口。

    但下一刻,他还是看向了赵诗柠:“丫头,你要是真不想嫁,我可以帮你。”

    赵诗柠心口闷的难受:“哥,我说了,我不嫁。”

    耳边猝然响起赵寒沉的冷怒声:“来人。”

    赵寒沉看着赵诗柠,眼中不含半点温度:“把大小姐带回房间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她踏出房间半步!”

    “是。”

    赵诗柠眼眶一红,被强硬的拖离书房。

    ……

    五日后。

    房间里一片死寂。

    窗外旭日升起,阳光温暖,透过窗上的玻璃洒下斑驳的光影。

    赵诗柠坐在沙发上,心一寸寸冰冷。

    已经整整五天过去了,赵寒沉仍然没有任何要松口放她出去的迹象。

    从前,无论她怎么惹他生气,他都不会如此长时间的将她禁足。

    赵诗柠看着窗外的影子换了方向,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到门口。

    她看向守他的下人:“我要见他。”

    十分钟后。

    赵家公馆后花园。

    赵寒沉放下手中的报纸,看向赵诗柠:“想通了?”

    赵诗柠,不答反问:“如果我嫁过去,真的能帮到你吗?”

    她多么希望他能摇头,能斩钉截铁的回答她‘不能’,但赵寒沉还是点了头。

    而且毫不犹豫。

    霎时,赵诗柠只觉心口有什么碎裂开来。

    她逼着自己压下胸腔里的苦涩,好半晌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:“好,我嫁。”

    如果最终无法扭转结果,那她选择接受,然后帮他。

    她会努力让自己成长到和他并肩,让他不再把她当可有可无的棋子。

    到那时,她会把他想要的一切送到他面前。

    翌日,华懋饭店。

    赵诗柠下车时,孟家少爷孟千帆已经正在门口等她。

    他是上海医院的外科医生,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润如玉,和赵寒沉是完全不一样的人。

    赵诗柠一下车,他便走了过来:“赵小姐你好,我是孟千帆。”

    她挤出点笑容:“你好,赵诗……”

    “哟,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赵家的那条狗啊。”

    赵诗柠话未说完,就被一道刻薄女声打断。

    她循声望去,目光赫然和一个身穿绿色洋装的女人撞上。

    赵诗柠瞳色一震,是郁茗蓝!

    “赵小姐是我的未婚妻,郁小姐言语之间还是放尊重点好。”

    孟千帆突然开口,脸色冷沉。

    郁茗蓝不屑‘嘁’道:“这还没过门就护上了。”

    接着她又故作惊讶:“孟公子这么宝贝赵小姐,莫不是之前你们两个就已经好上了?”

    赵诗柠眸色一瞬冷下去。

    刚要开口,却见一道熟悉人影从郁茗蓝身后大门走出,嗓音温润。

    “茗蓝,怎么到了却不进去?”

    是赵寒沉!